王洪光中将:“汉光演习”越演离实战越远 真为他们着急

类型:新宝6官网 作者:酷酷小编 更新时间:2018-12-22 13:24:51


资料图

  汉光演习,一出越演越烂的连续剧

  近日,台军“汉光34号”军演在岛内外一片哄笑中落幕。看了三十四年军演,特别是近十年军演,怎么不见台军长进,而是越演越抽抽,越演离实战越远。让我这个看客兼曾经的直接对手,真为他们着急。因为这样的对手即使被我军打败,也显示不出我军的威武和战无不胜。

  一是抓不住战役要点。大台北地区防卫作战,无疑指挥机构、登陆(着陆)地点和交通枢纽是重点防卫目标。如果台军把衡山(圆山)指挥所,松山、桃园、新竹机场,基隆港,平镇、莺歌、圆山、汐止等高速公路交流道(即大型立交桥),作为防御要点,我也就不说什么。譬如前些年组织对蒋渭水(台北—宜兰)高速公路上的雪山隧道防卫演练,还是把劲使到了点子上。可是台军这次又把“淡水河防御”拿出来重炒,傻得实在让我找不到替他们辩解的理由。台湾《旺报》称,淡水河河防是台军“中枢”防卫的关键,河防的反突击、反渗透能力敏感程度高,作战成败直接影响台“中枢”安全。有负责守河任务的第三作战区关渡指挥部指挥官赖姓少将称,淡水河具有相当重要的战略地位,从淡水河口至关渡大桥仅8公里,再到台湾“政经中心”只有22公里,若未能坚守这道防线,将直接危害“国家安全”,“关渡大桥是我们死守的最后一道防线”。

  近年我在多篇文章中提及,“淡水河防御”就是个花架子。这次把我军橡皮舟改成气垫船,但改不了台军玩花活的本质。假如我军不用气垫船,而用运输直升机在武装直升机掩护下,沿河飞行突进?或舍弃淡水河,直接将兵力投送到“总统府”和衡山指挥所呢?甚至根本不派兵力,直接使用近程弹道导弹、巡航导弹、激光制导钻地炸弹,或者只用带有制导的远程火箭弹,毫不费力地把“总统府”和衡山指挥所从地图上直接抹去?不知台军知道不,我远程火箭炮已经能够全面覆盖大台北地区?再一次提醒台湾当局“蔡总统”,贵军搞的“沿淡水河突进”,就是骗骗不懂军事、又急于依靠台军支撑“台独”的你。我劝你不要急病乱投医,还是好好找找病根子。台军把一个分队级的战术行动搞成了声势浩大的“战略行动”,还“首次有限度公开河防防守供媒体采访”,可惜戏演过了,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正剧。

  二是战术部署和战斗动作摆出一副挨打模样。岛内报道称,河防部队获取敌情后,进驻阵地、完成射击准备、对河警戒搜索,假想敌气垫艇从淡水河口进入时,CM22迫击炮车(迫击炮打移动点状目标,又是演戏)、CM-11坦克,“标枪”反坦克导弹(穿甲用的反坦克导弹打软性目标,还是演戏)形成多层火网,“成功全歼解放军”。报道还提到,全程运用空包弹、烟幕弹等,借由爆破声、硝烟味,增加仿真临场感,“磨练官兵在战场实况下的临战抗压能力”。这一部署和战斗动作有图为证:坦克和反坦克导弹车沿着河堤公路平行摆成两路纵队,车间距离2—3米,坦克纵队和反坦克导弹车纵队之间距离不超过10米。这种线式部署,是我空中力量打击的最佳目标,我武直10一次进入攻击航路,都不用反坦克导弹,只使用机炮穿甲弹和火箭弹攻顶,还不毁伤一大串?如此密集的队形,一旦遭到攻击一定乱作一团,连逃开的机会都没有。这又让我联想以前的汉光演习,把坦克纵队开到空旷的海滩上,侧面向海,火炮指向海面,煞是威风。但如此暴露的队形和最薄弱的侧面防护,在我海空火力和两栖战车的直射火力下,还有多少生存率?台军几年演习下来,形式主义积重难返,这次又用到河防演习上来,是否“戏”比“命”重要?

  三是对台空军恐怕要另作考量,另眼相看。在我的印象中,台军战斗力,海军要优于陆军,空军要优于海军,能跟我军比试比试的恐怕只有空军。去年海军“锦江号”军舰在重大考核中误发射“雄三”导弹,击伤一艘民船,曝露的问题是军纪松弛,疏于装备操练,官兵素质低下。陆军就更不用说了,洋相更多,演习中坦克滑入溪流中,当场淹死三人。今年“汉光演习”轮到空军不争气,第一天竟有一架F-16战机撞山,具体情形让人不可思议。演习想定是,我发起对台进攻直前,台湾中央山脉以西机场的战机转场到中央山脉以东的佳山洞库。据称该机原计划从新竹机场起飞,越过中央山脉,或从台湾北部绕过中央山脉,到台东北部的佳山机场降落,进入洞库隐蔽。该机坠毁的直接原因是云层太低而撞山。新竹到佳山的航程不过一二百公里,相信该飞行员飞过这一航线不下十几、几十次,云层低的理由太牵强,似可高飞或绕飞中央山脉,然后到海面上下降高度,怎么也撞不上山。此事故只能说明,一是飞行员操作疏忽,云中飞行不注意观察仪表;二是地面指挥失职,也可能中央山脉东西两侧分属两个空管单位,交接出现漏洞;三是装备老旧,故障频发。看来台湾空军也不甚了了,在我心中的地位下降不少。

  四是全民防空是吓唬老百姓,想把老百姓拉上“台独”战车。有台媒称,年度“万安41号”防空演习,配合“汉光34号”演习在台湾北部七县市举行。演练警报传递和发布、人车疏散和灯火管制。市民若不听从警方指挥,最高可罚款15万新台币(约合3.2万人民币)。据称,当天演习时间一到,本来车水马龙的台北市区瞬间变成空巷。为了应因我军机、军舰绕台航行,台当局还加大了空袭抢救操演的规模。这样的演习,“台独”当局是既吓唬自己,也兼而吓唬老百姓。我之前已经多次讲过,真要发生台海战争,我炮导和航空火力决不会对市区狂轰滥炸,也决不会发生逐楼逐街争夺的巷战。我军现代化的精准火力,只对“台独”目标定点清除,对阻碍我军攻击前进的战役战术要点(支撑点)精确摧毁。当然附带损失可能会有一点。所以我之前提醒,住在这些目标周边的居民早些搬离。譬如,衡山(圆山)数个指挥部所在地—台北市北部大直地区;台中市内林坪营区新建的爱国者防空导弹阵地周围。远离“台独”军事力量和目标所在地,就是远离战场,远离危险,大可不必为死硬的“台独”分子殉葬。

  原南京军区副司令:王洪光